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超能力

短篇小说:超能力

2019-11-07 09:02   分类: 短篇小说  

醒来,我睁开眼,用手摸床头柜的眼镜,戴上。一分钟过去,我眼睛胀痛得厉害,不得不取下。我用手揉眼睛,再睁眼,发现四周异常清晰。我站起身,往窗外望,在距离约一千米米左右建筑上趴着的蚊子,看得一清二楚。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我的视力就这么恢复了。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自己能读懂心里话。在给金鱼喂食时,发现它们在对我说「饿死了」。这个反应存在我脑里停留短暂的几秒钟,我以为是幻跟空原先估计的一模一样,自己只是身受重伤,还死不了,经过半个小时的恢复,无极神元诀还是非常给力的,伤势已然好了大半。觉,再次睁眼看它们,发现这是真的。我赶紧拿起饲料,倒在水里,它们摇摆尾巴,吃的过程中,一直发出「好吃」的信号。

「你们能听懂我说话吗?」我试探性地对金鱼说。它们反馈回来的信号依旧是「好吃」。我又胡乱说几句话,发现它们听不懂,看来只有我能看懂它们的话,它们没有办法听懂我的语言。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情很不平静。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事,发现并没有什么寻常的地方。

昨天早上七点,我乘公交车去客户那里开会,差点错过前一班公交车迟到。每天都是如此,我的生活是从挤一辆狭窄的门开始。还没走进凉爽的办公室,已经在公交车上汗流不止。对了,如果说在公交车上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这么说来,昨天上班,路上出了场车祸。车在行驶过程中,一辆摩托车忽然加速冲过来,司机机警地踩住刹车,原本摩托车要撞在公交车上,猛地往前一冲,撞上前面一辆白色轿车,司机顺势倒地,摩托车全压在他身上。还好,执法交警正在路边,怕他在炙热的地上躺太久,赶紧挪开摩托车,拉他起来,来到公路边,那辆白色轿车司机也将车停在路边,下车协商事情如何解决。至于事后发生什么,我不清楚。公交车在有惊无险中开走了。

发生那事以后,一路通畅,我比往常快半个小时到公司。为此在常去的那家便利店买面包和牛奶,边走边吃。来到公司,我正准备开门,忽然听到一阵猫叫。我以为是幻觉,轻轻呼唤,它回我了。我四处看,发现一只麻猫困在公司木质棚上,两边的玻璃窗被清洁阿姨关上,没了出路。我进门打开窗户,它快速地跳上窗台,钻进屋。

我回到工作位,继续吃剩下的早餐。谁知猫没走,它跳上桌,趴在电脑前,看我手上的食物,「喵喵」地叫。我猜它是饿了,找来一个瓶盖,把牛奶倒进去,放在一边,它不停地喝。

这之后是一天的工作,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无非是不停地修改客户提出的需求,熬到夜里十二点,回家睡觉。

我把昨天经历的事好好回忆了一遍,并没有找到我视力恢复的原因,也没有明白读懂心里活动这样的超能力从何而来。我从回忆里出来,时间刚好七点,又到一天挤公交上班的时间。我快速洗漱,关门,下楼,往公交站赶去。

在赶往公交站的这段路上,我大致摸清楚视力和心灵感应的原理:只要我盯住一个人或动物3秒钟,自然会明白对方在脑子里想什么。如果视线转移,心灵感应会立刻消失。至于视力问题,除了能看更远的地方,也没有其他效果,只要有物体遮挡视线,我的视力也无法穿透。

公交车依旧很挤,挤的瞬间,我看见许多人不停的咒骂,不论是看起来乖巧可人的女人,还是满身肥硕的大叔,在挤公交这段时间里,心里脏话能绕地球三十圈。至于没有抢到座位,一路站着的人,在短暂的不爽后,要么脑子处于空白状态,要么不断地默念江空看向身边几人,飞快的说道,“一人带一个,走!”「车快点儿走」「为什么今天这么堵车」之类的话。我觉得太过无聊,闭上眼,打起瞌睡。

从公交站下车,我照常去便利店买早餐,刷卡付款的时候,看见售货员心里说,「这个蠢货,每次买这个买面包,我会有一半的钱进账。」我很气,临走时故意说了句:「今天又有一半的收入进账,生意真不错。」说完我望着她惊愕不已的表情,推开门离去,决定从明天起,再也不到这家宰熟客的店里买早餐。

到公司,昨天那只猫已经站在我的电脑面前。它见我进门,对我「喵喵」叫。它不是在打招呼,而是在说「我的私宠又给我投食来了。」我很不快,但又拿它没法。不得不为了让它移开屁股,把牛奶倒进盖子里,它喝奶的瞬间还不忘说一句:「这家伙不错,果然是我掌势凌空而下,威力如山崩地裂,那火灵鸟见此倾力抵挡,依旧被一掌震飞,完全不敌。的好私宠,明天我还来。」我白了它一眼,它只管喝奶,完全不看脸色。谁叫它是只猫呢?

我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没多久,客户发来消息,说他待会要过来,昨天我写的文案,还需要修改。我回了句「好」,闲来无事,看猫在那里喝完奶,走来走去。它心情大好,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睡觉。

客户是十点钟左右来的,今天他穿一件纯白色T恤,走起路来有些轻飘,笑起来两个酒窝深深地往嘴角挤。我看了他三秒,发现他刚开完会,会上受到领导称赞。今天我的日子应该好过些了吧,我心想。

他坐在我身边,告诉我应该怎么改。说完拍拍我肩,站起来去外面买咖啡。我按照他的要求修改,改到最后一句话。他回来了,原本灿烂的脸色满是怒气。我知道他刚和老婆吵架,讨论离婚的事儿,但没敢说。他气呼呼地坐在我面前,板着脸,不断地叫我改。起初他脑子里还释放出如何修改的信息,到后来一片空白,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我从上午一直和他磨到夜里八点,最后他丢下几句修改意见,急匆匆地走了,回去时我看了看他,知道他现在回去解决离婚问题,这事儿对他来说很严重,意味着挂在妻子名下两套房的归属。

忙完已是凌晨两点。走出公司,我才明白,超能力这事儿,似乎并没有改变我的困境,倒是烦恼越来越多。直到现在,我依旧是那个每天早起晚睡的上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