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缘溪行

短篇小说:​缘溪行

2019-11-08 09:10   分类: 短篇小说  

 缘溪行,忽忘路之远近。
刘聚就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所有的事最后都会一路上溯到1997年。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随意推倒其中的一张,都会连锁到最后那张牌身上。
所以后来,当那些牌一张张倒下去的时候,刘聚一点儿都不慌了。蜂鸟每分钟振翅80次,蝴蝶总共有17000种,织女星据我们26年,1英镑的重量为123.27447格令,大盘今日开盘狂跌6%,鸡蛋每斤四块两毛五,北京白天最高温度零下2度间最低温度零下9度,晴。想完这一切,最后一张牌就倒了。就像一根表针靠在另外一根表针身上,咔哒。
当然1997年发生过许多事情,比如香港回归祖国,邓小平同志逝世,第十五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主席访问美国,以及《泰坦尼克》12月19日全球首映,但对于刘聚来说,这些轰轰烈烈气贯长虹的事,不及他所遭遇的九牛之一毛。
回到那一天之前要走很长的路,longlongago,一路赶过去的时候很无聊,这个时候多数人会选择发短信,移动每年运营收入2000多个亿就是这样产生的。而刘聚握着手机想不到可以发送的对象,于是他选择睡一觉。是吧,多数情况下我们安慰自己,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不一样。
其实刘聚最早知道这个道理的时候,年纪是现在的七分之一,个头是现在的三分之一,由此可推知是不超过4岁的时候。那时老爸跟老妈吵架,刘聚睡得迷糊糊醒来,被老爸掐着抱走,边走边骂。一路上小聚想念妈妈,恨得把爸爸衣服上的铜纽扣都拽掉了。最后终于了起来,刘爸爸指着他骂,你个小兔崽子跟着加什么劲!小聚抽泣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我的拖鞋掉了!
尽管不停地抽泣哭得心疼又委屈,但是刘聚知道,第二天很快就会到来,只要赶快睡过去就好,一觉醒来就是明天了。
果然天明如期而至,父母和好,只是那只粉红色的小鱼拖鞋再也没有找到过。
可日子就是那只遗失的拖鞋呀,再怎么喜欢再怎么好看还不都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的生活不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所谓“弄潮儿”就是这样百炼成钢的。
但不幸的是,刘聚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一般的人。
这种话说起来很羞涩,怎么听都有自恋或者自负的成分。但真的是没法子,刘聚自己也不想呀,可偏偏有超越常人的能力,又完全不能驾驭这种能力,更不要说是应用。这种悲剧一般发生在画漫画或者搞乐队的人身上,然而,刘聚所拥有的,是跟文艺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力量。
他有预见未来的能力。
是的,听起来那么伪科学。为了校正自己伪科学的能力,刘聚自主自觉地把自己培养成了最相信真理相信科学的一个人,从小读遍《十万个为什么》,初中时担任物理课代表直到大学毕业,每天早上苹果睡前牛奶,习惯在地铁上读《探索》,每天盯着中央10套五个钟头,盯到一片花屏沙沙作响就抬手按掉遥控器,倒头就睡。
关键是千万不要做梦。更关键的问题是,无论如何不能记得那些梦。
很没出息,最初发现梦与未来的关系是跟吃的有关。那是二十多年前,小鱼拖鞋丢失后第二天。小聚在梦里梦见妈妈来找他们了,捧着油纸包着的黄灿灿的炸糖糕,咬一口上去烫舌头。梦里小聚只咂摸嘴,然后一睁眼,看见妈妈站在面前,说,小聚乖,糖糕就要凉了呢。那之后,小聚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只要自己梦见自己吃什么,第二天这个吃的东西就会原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是很奢侈的年头呢,连巧克力大白兔奶糖这些东西都一把把的到来。刚开始对自己的训练是无意的,只不过为了吃到那些东西就拼命在睡前想,然后就真的梦到了,再然后梦想成真。
起初并不是秘密,小聚跟很多人说过这件事,大人们自然会笑这么小的孩子就会胡扯了,小朋友们更是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皮诺曹。时间久了,小聚就有了一个秘密。他是与众不同的人。
有了秘密之后的人,都会变得离群。小聚成了一个落落寡合的孩子,沉迷在自己的游戏里无法自拔。有时候也苦闷,因为梦里并非都是好的东西,只是孩子似乎被某种力量保护着,恶被直接忽略了,只记得快乐的事实现美好的梦想。有时也孤独,体会到孤独的小聚长大了,因为那个时候他懂得了自我,知道了一个人有的时候真的需要另外一个人。可是,自己是这么特殊的一个人,出了名的小骗子,没有人会和他这样的人玩。直到看了圣斗士,就突然得意地告诉自己,喂,不怕,在遥远的未来,我一定是被选定的人,肩负着拯救世界的使命呢。
到了那个时候,我的同伴们,你们一定会不远万里赶到我的身边吧。
小聚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长成了一个科学少年。他每天都有严格的计划表,时间精确到秒,什么时候被单词什么时候做数学什么时候看电视都一清二楚。
12岁之后,小聚害怕自己的能力。这种害怕跟不成功的初恋有关。那时他梦到小旗,她长得那么好看。可是在小聚的梦里她是三十岁的模样,站在路边,挺着大肚子拉着小聚的手说,自己被男朋友抛弃了,不知该怎么办。这对于十三岁的小聚来说,真是手足无措,他不知该怎么办,他看着小旗,使劲摇头。梦醒的时候,小聚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知道自己的初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喂,小旗,你相信么,我可以看到未来。"
小旗坚定地点点小脑袋,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小聚。
那感觉就像电影里被抽掉的一帧,刘聚过了很多很多年遍寻记忆都找不到。
找不到那片刻间砰然心动的感觉。
科学少年不相信这些,爱情只是脑中的多巴胺,三个月后就什么都不剩下。刘聚认真地读书认真地遗忘,反正未来早就看得到,比如自己会到一个外企卖命,比如会认识一个除了买衣服化妆品什么都不知的女孩并成了她男友,比如会在三十岁时辞职去国外,带着并不是自己的骨肉的小孩儿。
这些东西开始侵入小聚的时候,他才不过十四岁,他看着它们涌过来像潮水一样,一点点淹没了自己,无能为力。
不是没想过提升自己的能力,比如就像小时候做过的那样,伪造一个梦境出来满足自己的心愿。可是好累呀,一个人脑子里满是数学公式的时候,倒下去只能梦见方程函数以及美丽的抛物线。
只有一次成功了。那时刘聚看见父亲和另外一个女人滚在床上,那么切近。他吓得从家一路跑到母亲的车间里去。跑着跑着他心里的害怕反倒被平静了。绿油油的树枝从头顶划过,阳光斑驳的就像水汽一般扑在小聚的眼睛上。红色的砖墙退去,蓝色的路标高耸着,知了鸣叫,还有远处被曝晒过久的马路上一层热雾,折射出不稳定的图像来。像事不关已地奔进了一个梦,一个纯粹的梦,不带有任何预见意味,只有荒唐和专注,并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见到母亲的时候,伏在自己膝盖上一阵喘气,一个“我“字说了半天,却怎么都说不出真相来。舌头上像压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原来被选中的人,只能独自承担秘密的力量。
在夜里辗转反侧,拼命地试图聚集身体里的力量。可以做到的,一定可以的,就像小时候一样。让梦境听从自己的意志,做一个梦出来,做一个完美的父亲出来吧。
不知多久睡了过去。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知道被母亲的哭声惊醒。刘聚翻身起来,打量着四周,好久都不知道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父亲死了。在小聚的梦里,大火熊熊。父亲奔了进去,他是一个消防员,这是他的职责。但是小聚没有把他从梦里带出来。他看见父亲背着一个小男孩儿向自己伸着手,小聚接过那孩子,却没有去拉父亲的手。梦境之门关上了,父亲被关在里面。
是的,只有梦里,你才能完美。
在父亲遗体告别仪式上,刘聚一滴眼都没有流。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父亲不是因公殉职,是被谋杀的。
杀死父亲的不是别人,正是不同于常人的自己。
那是个意外。多年后刘聚面对这最后一张牌的时候,总这样为自己开脱。
97年发生过许多大事,包括父亲的死。
据说父亲被烧得只剩下一把骨头,刘聚怎么都不敢去看。头七的时候,刘聚跪在父亲的遗像前,狠狠地掐自己,掐地胳膊出血,希望这只是一个梦,能把自己掐醒。可是醒来又能怎样,我看到的,不就是自己的未来么。再也不想要这个能力,再也不想做梦,再也不想对未来有任何期待,
那之后刘聚果然没有再做过梦,总是一觉醒来接着再一觉。压抑梦境有压抑梦境的法子,成长为科学青年的刘聚尤善此道。
人生没有意外,上大学,进外企,成技术骨干,生活像一只钟摆,从一个点摆动另一个点,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刘聚特别怕变动,讨厌搬家换工作变情人,因为任何一次变动都会推翻那第一张牌,把刘聚推回到1997年的夏天
刘聚已经习惯了这种回溯期的到来。
他没有未来,他只有一次次沿着时间向上回到那一天。然后看到那一把焦骨之后猛然回头,一刻不停地赶往自己的现在。
“哈哈哈!小子,这回爽不爽,老子要把你削成人棍,让你爽翻天。”“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同伴呀,拯救世界呀,选定的人呀……哈,瞧我这副模样,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再遇到小旗,时间过去了十五六年,刘聚说起来过去的事,不由得嘲笑自己。
“别这么说”,小旗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好日子都在前面呢。就像我吧,人生真是一团糟,但还总想着一定会好起来。我跟宝宝两个,一定能找到我们想要的日子。”
刘聚望着小旗。十三岁时,在梦里,曾经见过如今的这张脸。仿佛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终于在他乡又遇见了落魄的故人。是终于走到了这里,刘聚不由得心中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叹气,却全然不是因为忧愁。十余年前手足无措的少年,突然间就坚定了自己的心意。因为突然间,他知道了,自己只想握住眼前这个姑娘的手,哪怕只有一刻钟。
那天夜里刘聚又做了梦。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梦,一块金灿灿的炸糖糕。
第二天早上,刘聚拨通了小旗的电话,刚说了个“我……”就被小旗打断。
“喂,小聚。你感受到了么。”小旗声音细细地,却有如眼前春日的温暖,“你感受到未来了么。”
窗外一树树桃花开着,红的白的,在玻璃窗上投下水波似的倒影。刘聚握着手机,眼光突然明媚起来。街边的行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一直不停地,一直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