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当记忆裹着漫天的飞雪蜂拥而至的时候,散文精

当记忆裹着漫天的飞雪蜂拥而至的时候,散文精

2020-01-17 01:41   分类: 散文精选  

当记忆裹着漫天的飞蜂拥而至的时候,我便需要抽些时间,和每一个曾经的我好好促膝长谈。未曾料到,在长沙的最后一年冬天,踩着一年的末尾,踽踽独行的我和一场大雪相逢。

每一年的岁末,都没去想过明年的模样,浑浑噩噩。岁月从我手中窸窸窣窣地逝去,试图去拥抱些什么,却只剩下了

时间不等我,我也不等时间。

室友在一旁收拾行李回家过年,把带不走的牛奶送给我,我一边吃着从外面买回来的菜,却在发呆。有一种错觉是,手机上通知有消息来的信号灯又在闪烁。另一种错觉是,他爱我。刚刚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女生把她的手伸进男友的口袋里,但显然那个男生并没有握住她的手,我不知道那样是会更暖抑或是更冷。

终究在等待什么,我不知道。室友走时,宿舍门大开了一会儿,室内仅有的暖气被强劲的冷风稀释,她走后,室温下降,我加了一件衣服,却还是瑟瑟发抖。

另一位考完研的室友与床和电脑游戏融为一体。

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一般,想发出声音,想要呐喊,却不能。我挣扎在雪白的世界里,回头看到一行凌乱的脚印。

四年前,六年前,十二年前,二十一年前,我在深秋出生,在一间漏的平房度过生命里的第一年,但那时的一切我并不记得,那段日子属于我的父母,不属于我。记忆开始的地点是在搬去家属院后,至今也永不会忘记,那个家的每一个角角落落,更不会忘记那些玩捉藏的晚,小只的我将身体裹在窗帘背后,在阳洒进卧室的午后坐在床上看书,床头的照片日渐褪色。今年,房子已经被卖掉,那个家我再也回不去,可记忆是属于我的,他们都夺不走。

在那座小城里度过了人生的前17年,后面几年,家的地址不停地在变,就像很多建筑一样,也在变。唯独我的世界没有变。翻一翻过去那几年,心智和身体都成长地很慢。

童年时的梦想,也许是写在纸飞机上了罢,在被扔向未来的时候,折了翼。

又或许那不是我真正的梦想,是他们的,我也不是真的我。

离开后,自私里的迷茫,迷茫中的狼狈,狼狈后的孤独。躯壳,with echo.

终究皆为稻粱谋,跳不出的轮回。即使有残存的勇气,也剩不下多少毅力。同化,堕落,精神不剩什么,只有肉体,在人世间苟活。承认自己的平凡,比什么都来的容易,卸下武器,呼吸。


初见总是那么美好,日子久了就会互相折磨。一只是这属性力量太过微弱,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天天生长的年轮,形状却在悄无声息地改变,有人拿刀子在树干上刻下什么,然后转身离开。有时会渗出一些液体,也许那是树的眼,也许是为了自愈分泌出的营养液。

好在已经见过太多的龃龉,保护伞下的垃圾依旧看得清清楚楚。先把自己那份打扫干净,剩下的时间再干些别的。

才意识到出门时忘记多买点吃的,现在雪已越下越大,路面上的雪肮脏不堪。被践踏久了,也许都会如此,纯洁,只不过是被保护的好而已。刚刚苏醒,江空还有一点迷糊,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好不容易从地四手中逃得性命,差一点就被干死了。朋友圈里的雪景,都不是我心里的那一场雪。那场雪已经下过了,那天我要看你写的文章,你说你从来不写。后来我才知道,你写的文字,还真的很动人。

玩笑里藏的都是真心话,而真心话让人害怕,于是我们说,那是在开玩笑的。

画个饼很容易,但那是不是真的饼,时间会证明,可你等不起。

闭眼,也许已经留下足迹。七年前,那时算什么呢?没有标准答案,你我心里也都清楚。夜晚的路灯下,飞蛾在扑火。那是第一次体会到失去的痛楚,之前的放手都无感,只有那一次记忆深刻。

周而复始地爱与离开,记忆与寂寞一样难耐。紧一阵,疏一阵,空白一阵……天黑了,又亮了。亲切又荒凉的回忆。


让那种慢性的毒药在体内渐渐发作,是生命的杀手,却是很美妙的感觉。只不过能够去相信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戒心越来越重。兴许中的毒还是不够深罢。

没有明年的七月了,它就要来到了。时辰一旦逝去,一切永不再来。时间像野兽在身后赶,面容与声音都会老去,我有一天也会无法再穿贴身的衣裙,缠到脚踝的高跟鞋,无法再有散落在肩膀的细软黑发。除了记忆,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我将离开这里,离开它无常的天气,毒辣的太阳,入骨的湿冷,连月暧昧不明的天色,无辣不欢的饮食,嘈杂市侩的男女

最终将奔赴哪里,我也不知道。


综合文学网【www.dancestand.com】,散文精选提供网络文学阅读,推荐;集合了量的经典美文,励志文章,优美散文,情感美文,伤感文章,散文随笔,经典散文等,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