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静寂抄」终点,散文精选!

「静寂抄」终点,散文精选!

2020-01-18 01:41   分类: 散文精选  

   翻看读书笔记,父亲坐在我身旁,突然对我说道:“你记得妈妈的生日吗?”

    我把笔记翻到第一页,一指,对他说道:“你看,这有写,冬月廿六。”

    “那就好,冬月廿六就是元旦了。记得向妈妈问候。”

    “我知道的,还有,为什么我不是和你同一天生日呢?”

    毕竟他的生日比我只早两天。

    “那要问你妈妈了,我也以为她那天会生,谁知道她痛了几下就没痛了。”

    其后又与父亲一道吃火锅,那时透着窗户向外望去,只见天阴沉了,但我丝毫不受影响。筷子夹动,亲情交汇,食材消亡。其后又和父亲喝着姜茶,一道说着往事,说时欢忭。

    “我可没受过什么苦,哥哥姊姊他们受的苦比较多。不过重要的是,我已经长大了。”

    我顿了顿,“那时我好喜欢和他们一道钓虾子,可是他们很小气,说我一条蚯蚓才钓一只虾,又不让我钓。那时,我也好喜欢和他们一起捡垃圾卖,我就觉得垃圾场是宝藏地。”

    父亲听我说着,又和我一道笑着。谈到当年我惹他生气的地方,如今也是时过境迁,成为笑料了。

    “我们去散步吧。”他说道。

    “好啊。”

    我俩在路边走着,见大多融化,遂向父亲说道:“还好我昨天记录下了时的标本,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呢。”

    说时暗怀感伤,一年将尽,我多么想停留在这一刻。

    行至公园,与父亲在长廊上漫步,脚踩在余雪上有种碎碎声,如同玻璃渣子。

    “你看,都结冰了。”

    我顺着父亲的手望去,真的,湖面都结冰了。

    父亲说完,又从栏杆上捧起一堆雪,向湖中掷去。雪团远远滑去,未几,停顿。

    “真远啊。”

    我叹道,又说:“和年初一样,也是结了冰。”

    记得那时,我也是和父亲在一起。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有股年味弥漫了。

    我俩走到长廊尽头,看见一只灿烂的鸟,我靠近,又仔细打量。麻雀?不对。嗯,我想起来了,是书上的翠鸟。</p>就是这种<p>    翠鸟?这里也有翠鸟?阳光下,它的羽毛发着光,那么美丽。不要动啊,我小心靠近,慢慢挪动脚步,让我留下你的光影吧,我取出手机。怎料,这小家伙便飞走了。

    我有些失落,不过也罢,我今年已经见到了蜂鸟鹰蛾、翠鸟这些我从前不曾想象的小东西,只觉得格外幸运了。上天对我挺好的。

    那时,父亲也望着翠鸟,他说道:“真的很好看。”

    “是啊,所以才会有工艺‘点翠’,”我顿了顿,“点翠要用活翠鸟羽毛,《霸王别姬》里也有谈到,不过为什么要活生生地扯下呢?”</p>点翠《霸王别姬》<p>    据说是因为翠鸟死亡后,羽毛光泽会立即黯淡,这会降低审美价值,所以才会用活物。可是又降低多少呢?

    父亲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湖中也有七八点野鸭身影,在水中划过几条线,散在水中央。

    我与父亲沿原路返回,散步结束,回家时五姨打来了电话:“你们快来啊,我们都在外婆家了。”

    父亲说好,其实我们昨天本想去外婆家的,只是下雪不利开车。不过今天天气很好,道路上已经没有积雪了,于是我们准备妥当,也上路了。

    父亲驱车来到小城只需四十多分钟。我读高中时,觉得这样耗时太久了,还埋怨上苍。如今来到武汉,耗时更久了,回家一趟已属不易。

    我们步上楼梯,门开了,是表弟迎接我,他说道:“我们一起堆雪人好不好?”

    我又向五姨问安,她见到我父亲,笑着说,“哥哥。”

    父亲一笑,答应一声。五姨又道:“哥哥,哈哈,我要叫你两次,好久都没见到你了。”

    是啊,大伙儿相聚已属不易。大家都回来了,叔叔、姨妈,表弟妹。我们一道聊天,有时叔叔也会逗表妹。

    他将妹妹抱起,又轻轻打她,说道:“降龙十八掌。”

    表弟接道,“送你去香港。”

    妹妹则还击,“九阴降龙掌。”

    叔叔打趣道,“你不是小公主吗?小公主还打人哩。”

    我们就这样闹哄哄地聚在一起。而当五姨换台时,见电影频道在放《大话西游》,大伙儿遂一道观看。

    叔叔说,“我七八岁看的这部电影。”

    五姨说,“小孩子时代看不懂的一部电影。”

    放至结尾,叔叔捂住妮妮眼睛,“小孩子不能看哦。”

    他说的是结尾的亲吻镜头,这时《一生所爱》响起,五姨又和声唱着。

    观影结束,家中充满着喧嚣,理菜的理菜,做饭的做饭,各人做着各人的事。

    而在朦胧温馨的灯光下,觥筹交错,众人比肩并坐着。待我取下铝锅盖,热气四溢,又为他们一一盛饭,这便是家的味道吧。中国人的家宴并不拘束,一边谈天,一边吃食,声声都是欢笑。

    我为他们一一记下,原来,我们如今会在一起跨年,真是想不到的事。记得那年,叔叔说道,“让我们一起走过一三一四年。”

    如今又过去好久了,而这一年来,家中也添了新成员了。前几天舅舅把十年前的照片发给我们看,大伙感叹,时光一去不复返,而我们都变化了。


综合文学网【www.dancestand.com】,散文精选提供网络文学阅读,推荐;集合了量的经典美文,励志文章,优美散文,情感美文,伤感文章,散文随笔,经典散文等,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