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老豆腐,散文精选!

老豆腐,散文精选!

2019-12-10 08:54   分类: 散文精选  

&“不必了,本座来了,你放开吾儿!”nbsp;侯二住的地方离铁路很近,透过卧室的窗户望去,春运的绿皮火车从远方来到远方去。小区里遛的老头慢慢蠕动,天色阴暗,一声炮仗闷响,人和狗都吓了一个趔趄。

侯二瞥了一下台历,已然是小年儿了。

小时候,一进小年儿,平原县城里便兴起了“赶会”。春耕秋收,农村里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而“会”一年只赶一次。所以赶会的当天儿大街上结结最后例行将来财的一滴鲜血喂养那枚七级魔兽蛋,再拿出狂神刀,空准备尽快将各种武技的熟练度练上来,现在的敌人可是武圣境界,自己只是武王六级。实实的镶满了黑压压的人头。比肩接踵,鱼龙混杂,也就生计了一些小偷扒手人贩子,更不必说各式各样的奸商小贩儿了。侯二常听村里人说“会上都是骗人的,抽着50寸大彩电的全是托儿,套圈儿的那玩意儿都比铁圈粗,你看有的人戴了小白帽,就是卖葡萄干儿的新疆人,摘了八角胡儿就是捯拾黑木耳的东北人。”山东人淳朴老实,越是谨慎越容易上当。侯二听爸爸说,有人买回来的柿子饼上撒的是一层白面,有人买回来的白色板鞋鞋面是纸糊的,还有一个傻老头买回来的小笼包里面居然是用气儿吹起来的。气的老头土骂一句“这些孬崽子们!” 一股脑把吹气的包子扔给家里的狗。狗用鼻子嗅两下,原地打个圈,下巴贴地皮,翻起眼珠来和老头干瞪眼。

然而“赶会”当中有一种吃的却总是实实在在,骗不了人的。那便是侯二最喜欢的平原老豆腐。

平原老豆腐并不是豆腐脑,区别便是在卤子上。豆腐脑一般只放些酱油、水或香菜,老豆腐的汤却是及其讲究,密有配方的。关于“老豆腐”名字的由来,侯二老早听爸爸讲过,现在的平原县便是当年刘备做县令的地方,一些典故传说总是愿意找刘皇叔做主角的。说刘备在平原做县令时,冬季一清晨,刘关张三人习武归来,见一女子当街啼,问起缘由,答曰:家贫,做豆腐维生,昨日玩耍,弄丢工具,今日只做得豆脑,父急,殴之。刘关张怜其家贫,取银两资之,遂添加清酱,食豆脑,大悦,以为美食。刘备就给起了个名,曰“平原老豆腐”,延续至今。

有一年的小年儿,侯二顽劣,点炮仗炸伤了小手。爸爸骑车子带他去县里包伤口。小孩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出医院,看到县城非凡的热闹景象,侯二兴奋的小腿乱蹬,别进了后车圈,又进了医院一次。爸爸生气批他一顿后,便带着委屈流儿的小侯二去吃老豆腐。侯二小手死死拉着爸爸的一根手指在人群里挤啊挤,挤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不忘顺势擦在别的大人裤腿上。

来到巷口便能闻到那浓浓的卤香了。矮小桌,长板凳,帆布大敞篷,老板娘大声招呼“几碗老豆腐?加辣椒油吗?几个签子馒头?”问明白后,便取铁勺子轻拖几块白净豆腐于瓷碗儿中,豆腐洁白明亮,嫩而不松,再掀开煤炭炉子上长年纹火久炖的卤子锅盖儿,顿时,一股肉香弥漫开来,再被这冬天刺冷空气一冻,是刮这凝固的肉香便可就下一两个馍馍。侯二表面故作委屈抹泪,肚子里早就咕咕作响,干瞪着老板娘舀一勺卤汤于瓷碗中,卤清而不淡,油香而不腻。侯二故作抽泣,掩盖不得不下咽的口水。一勺火红辣椒油,两筷子小磨麻汁,三只白签子馒头,半分钟内两碗老豆腐便呈现在爷儿俩面前。侯二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春暖花开,使劲眨一下眼,便有一滴没抹去的泪珠落于碗里。爸爸低头含笑说:“眼泪掉老豆腐里,豆腐就散了不好吃了,把泪抹干净再吃。”侯二低着头乖乖的“嗯”了一声,用袖子狠狠的擦一下眼睛。老板娘见这小孩儿虎头大耳,便摸摸他的脑袋说:“没事儿,小孩儿眼泪最干净了,跟豆腐一样。我再给你加点麻汁哈。”侯二抬头赶紧咽一口馒头说:“大娘,待会儿俺还想喝碗卤子!”大人们哈哈大笑。

回去的路上天上扬起雪花,大金鹿的车圈在土道上哗哗作响,土道两旁一片片灰色的麦子地透着零星暗绿。侯二窝在爸爸身前车子的横梁上,像坐在汽车的副驾驶座位上,爸爸的身躯便是这辆“汽车”的车棚。雪花浸湿冻得瓷实的土地,爷儿俩靠着老豆腐的暖气在广阔的田间移动。这时候爸爸总喜欢朗读小学的课文“过天晴。毛主席带着一支红军队伍,在泥泞的路上前进。忽然从后边传来清脆的喊声‘红军叔叔,等一等!’...”在读到“等一等”的时候,爸爸总是用土里土气的普通话拉长长的音儿,侯二就笑的灌进一肚子凉气儿,问爸爸什么叫“泥泞”。爸爸说,眼前的路就叫“泥泞”。

时间过的真快,侯二长大了。

世界变了样子。县城里没有了“赶会”,土道上没有了大金鹿,道两旁的麦子地也慢慢盖起厂房。有一次,侯二和高中同学老杜一块又去喝老豆腐。老杜说:“你说像咱们现在这些所谓从农村走出来的,为嘛走到哪里都觉得自卑呢?都他妈自卑到骨子里了!”。侯二用小勺儿搅拌一下卤子说:“你看这豆腐哈,就是咱们小时候,够单纯吧!你看这卤子哈,就像外面的世界,够诱人吧!咱们呢,就是这么一碗老豆腐,你知道一碗老豆腐多少钱吗?两块!你不自卑才怪呢!哈哈!” “嚓!” 俩人低着头噗嗤一笑。

吃一会,老杜说要走人,回家一趟不容易,打算带爸妈去体检。侯二便独自低头吃起来,吃着吃着突然想到,这么多年从没给那个爱背诵小学课文的爸爸买过什么像样儿的东西,更别说带父母做什么体检了,毕业以后凡是相亲、换工作的事都跟父母唱反调,哎!爸妈养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想到这里,不觉哽咽。店里老板娘的小女儿正在小餐桌上背课文“妈妈,妈妈,这次我真背过了,我刚才闭着眼背的!”老板娘手里边忙活着边说“是吗?那你给妈妈背一遍。”

小姑娘便开始背起来,“遥远的北京城,有一座天安门,广场上升旗仪式非常壮观。我对妈妈说,我多想去看看,我多想去看看。妈妈告诉我,沿着弯弯的小路,就能走出大山!”

侯二不知道为什么要走出大山,他低下头,看到碗里的豆腐散了。



综合文学网【www.dancestand.com】,散文精选提供网络文学阅读,推荐;集合了量的经典美文,励志文章,优美散文,情感美文,伤感文章,散文随笔,经典散文等,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